回迁后烂尾楼怎么处理(买到烂尾楼如何处理)

搬新家是高兴事,可密山的王长远说,从打搬进新家,就糟心了八年,来看王长远在“我向书记省长说句话”网友建言平台上的留言:我们是2012年回迁到鑫盛小区,结果实际是搬进了烂尾楼,整栋楼只有一个出口,还是外接的铁架子楼梯,出行非常不便,而居住条件八年一点没改观,找了多年没解决,到底谁能来帮帮我们。接到反馈之后,我们记者到当地做了调查采访。

王长远住在密山市鑫盛小区,虽说名称是小区,但实际上只有一栋楼,而且还是一栋烂尾楼。

密山市鑫盛小区 居民 王长远

这就是打平台那个架子。(记者:就是开发商把它撂这儿,就完事了?)他没钱干了。

小区院内被一处未完工的车库占据,封顶用的木板已经残破不堪,下面的深坑里横七竖八架设着钢架,坑内杂草丛生。楼体的一层和二层因设施不全一直闲置着。

居民介绍,他们是在2009年动迁,2012年这栋楼主体完工后,开发商因为资金问题无法继续施工,在基础设施不全的情况下,他们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入了户。

密山市鑫盛小区 居民 王殿芳

第一张图纸很美好的,挺好的,就是一层车库,上边是住宅,你弄个双层车库,完了这环境也都没有了,他要是第一张图纸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们谁都不会迁的。

入户后,居民们就再也联系不上开发商。原本有庭院的小区,现在居民的活动空间只有狭长的缓台。不但小区院里环境脏乱差,还存在着巨大安全隐患。

让居民最难接受的是全楼14个单元的居民都要通过二楼缓台,集中在楼中央唯一一处铁架楼梯出入,遇到雨雪天,湿滑的楼梯让大家很头疼。

密山市鑫盛小区 居民 王殿芳

这地方老头老太太经常摔,我还摔过,我住三楼,四楼老太太肋骨折两根,我摔的是腰,腰椎。

密山市鑫盛小区 居民 王红梅

我早晨下来一般就不上去了,完了等到下午要吃饭了再上去。

14个单元、200户住家、600多人,只走这一个外接楼梯,存在着巨大安全隐患。

密山市鑫盛小区 居民 王民生

消防肯定不行,就是整个这个楼就是这一个铁楼梯,还是临时的。

消除院内的安全隐患,增加出行的通道,多年来,居民的诉求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这个小区原本属于农垦辖区,在2019年之前,居民多次向农垦管局反映,但事情并没解决。在2019年机构改革后,农垦系统行政职能划归地方,这件事找起来,更是难上加难。

密山市鑫盛小区 居民 王长远

密山市说,我们刚接管,哪个方面哪块出钱啊,没地方出钱啊,破摊子、烂摊子谁管啊。

再次面对居民们的信访,密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李局长并不意外。

密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局长 李民

那个北大营老王又过来了,还是楼那个事,一会儿你抽空接待接待,在我办公室呢,帮着研究研究,怎么办,有没有什么招,他们那楼梯怎么处理一下就行。

李局长电话告知贺副局长接待居民,研究问题的解决办法,而贺副局长则表示,当年小区在没有验收的情况下居民进了户。原开发商因经济问题已不知去向。这些农垦时期遗留的问题,现在他也无能为力。

密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贺副局长

要不说这事挺复杂嘛,你说地方为啥接你这烂摊子呀,咱这说的有点儿不好听的话了,虽然说我也是农垦人,但是农垦来说,你说跟当地农垦也没啥太大关系,但是坐落在你这位置,属地辖区内,社会问题就得担,担完了,政府你说怎么拿钱啊,给个人投钱,算咋回事啊。

14个单元、200多户、600多人,8年住在这样一个烂尾楼里,百姓的无奈还有无助可想而知。解决疑难杂症是考验地方政府执政能力的试金石,在百姓无助的时候,更需要职能部门站出来,拿出态度和办法,这就是敢于担当。无论机构如何改革,为百姓服务的初衷永远都不会变,为百姓办事就是天职。新官就要理旧账,绝不能做个“击鼓传花”的二传手,能推就推,能拖就拖,要敢于把难题叫停,这才能赢得百姓的信任和支持。难题到底谁来破解,我们继续关注。

“我向书记省长说句话”网友建言平台开通以来,

我们会梳理出大家集中反映的问题,

反馈给相关部门,

并由相关部门及时做出答复。

接下来我们看一下网友留言办结回复情况。

留言

双鸭山网友王先生:我是黑龙江建龙钢铁集团的员工,现在通往我们企业的道路破损严重,严重制约了企业的销售量和进货量。希望地方政府和企业共同出资改善路况,为企业发展助力。

双鸭山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指挥部:按照双鸭山市政府安排,双鸭山市交通运输管理局组织相关部门,对该公路进行勘察设计,路线名称为双鸭山至钢铁公路,起点为集当公路与安邦大道交叉处,终点为钢铁小桥桥头,设计里程为6.025公里二级公路,造价资金约3172万元。目前,前期筹备工作已经启动,待前期工作完成后即可开工建设。

版权归新闻夜航所有,如需引用请联系我们

图片来源:黑龙江广播电视台

标签:

上一篇:上一篇:4月份油价还会上涨吗(这次油价调整是涨还是跌)
下一篇:下一篇:来宾油价92汽油今天(92号和95号汽油能混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