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加仑原油价值(一桶原油多少斤)

在也门港口城市荷台达以北60公里的红海海域,常年停泊着一艘叫作“萨菲尔号”的油轮(FSO Safer)。近段时间,这艘船越来越多地被媒体提及,更被称为是红海上漂浮着的“不定时炸弹”。近年来,关于“萨菲尔号”的争议问题惊动了联合国,引人忧心的是,关于这艘船引发的一系列潜在危机,至今仍未能解决。

“萨菲尔号”的前世今生

“萨菲尔号”油轮原名为“埃索日本号”,由日本的日立造船公司建造,长度362米,总吨位19万吨,载重吨位在40万吨左右,于1976年首次投入使用。

1987年,“埃索日本号”被改装为非推进式油轮,并更名为“萨菲尔号”,由当时的也门政府通过国家石油公司持有,作为浮式储存和卸载石油的油库来存放从也门中部省份马里布开采的石油。

按照设计,“萨菲尔号”最多可以储存300万桶石油,也是也门国家石油公司拥有的最大油轮之一。

△“萨菲尔号”油轮航拍图(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萨菲尔号”在荷台达港外安然无事多年后,也门风云突变。

2015年内战爆发,总统哈迪领导的也门政府及其盟友得到沙特、阿联酋等海湾国家的支持,沙特为首多国联军更是直接参与空袭和出动地面部队参战,战争的另一方则是也门胡塞武装及其盟友也门前总统萨利赫(后与胡塞武装决裂并遇袭身亡)。

旷日持久的战争至今仍未结束,政府军方面以南部城市亚丁为临时首都,掌握着周边省份,胡塞武装则控制着包括首都萨那以及西部港口荷台达在内的大片区域。

战事始终焦灼,而双方的目光则同时都投向了“萨菲尔号”。

△也门胡塞武装

船只本身的价值有限,但“萨菲尔号”上装载的110万桶原油却不可小觑。按照峰值计算,船上原油总价值曾一度高达八千万美元,尽管近年来国际石油价格有所下滑,仍然是一笔可观的财富。

战争双方也因此均对外宣称“萨菲尔号”上的货物和船舶本身的所有权归属己方。占领着荷台达港口的胡塞武装得到了油轮的实际控制权,但作为民兵武装,胡塞方面并没有能力对船只进行维护,更不愿意将其拱手让人,甚至连国际组织都信不过,“萨菲尔号”因此在没有任何维护措施的情况下,在红海上漂了六年多。

由于缺乏维护,“萨菲尔号”船体结构已经严重老化,厚厚的锈迹使得海水极易渗进船舱。2020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海水已经灌入“萨菲尔号”的引擎舱,整个船体存在破裂的风险,也不排除易燃气体爆炸的可能性,昔日的巨型油轮俨然成为红海上一颗漂浮着的“不定时炸弹”。

如果“萨菲尔号”装载的石油泄漏……

爆炸仅仅是灾难的一方面。1989年3月24日,美国埃克森公司的“瓦尔迪兹号”油轮触礁导致1100万加仑原油泄漏,使得相关海域的鱼类等野生动物大量死亡,当地渔民赖以生存的捕鱼业亦不复存在。泄漏的原油覆盖总计4000多平方公里的海面,20年后仍然有大量原油残留。

许多环境专家警告,“萨菲尔号”油轮上的110万桶原油如果泄漏进入红海,将是“瓦尔迪兹号”漏油事件中原油泄漏量的四倍,整个红海的生态则将需要30年以上的时间才能从漏油事件中恢复。

△石油泄漏对海洋环境造成巨大污染

上百万桶原油的泄漏将使得红海海域中至少115个岛屿上的野生动物失去自然栖息地,生态多样性丧失殆尽,而海里的鱼类也将遭遇灭顶之灾。专家预测显示,如果“萨菲尔号”原油大规模泄漏,将有约12.6万名也门渔民,其中包括荷台达的6.78万名渔民失去其唯一的收入来源。除此之外,原油泄漏还可能会影响世界上最繁忙的红海——苏伊士运河海运航线,同时影响国际援助物资运送至也门。

2015年冲突升级后,也门国内爆发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荷台达港正是近三分之二也门人依赖的运输生命线。而“萨菲尔号”一旦有所闪失,也门境内的人道主义状况无疑将雪上加霜。

△饥荒、疾病,也门正面临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联合国积极介入 但争议不断行动持续搁置

2018年3月,也门政府和胡塞武装就“萨菲尔号”油轮问题正式请求联合国提供援助,但三年多以来,尽管联合国反复提出要求和发出呼吁,但由于也门政府和胡塞武装双方争吵不断,实际工作一直未能展开。

2020年11月,胡塞武装最终正式接受联合国向“萨菲尔号”油轮派遣技术工作小组的建议。之后的几个月里,联合国就多项问题与胡塞武装进行了密切联络,事情看似峰回路转,实则一直难以推动。

今年2月,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史蒂芬·杜加里克表示,联合国已经暂停有关“萨菲尔号”的部分准备工作,而部署技术工作小组的时间表也仍处于不确定状态,需要所有利益攸关方持续对此加以推动。至于原因,联合国方面表示,一直在为勘察“萨菲尔号”船况做准备,并已拨款335万美元。但为协助租赁与勘察“萨菲尔号”船况相关的服务船只,胡塞武装应出具正式信函保障相关船只和人员安全,然而胡塞武装一直未能给出答复。由于胡塞武装的拖延行为,直接导致联合国方面所需费用增加了数十万美元。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史蒂芬·杜加里克

胡塞武装一方也有他自己的一套说辞。6月1日,胡塞武装通过其控制的也门萨巴通讯社向外界声明,行动的拖延归咎于联合国不守承诺、违背了之前签订协议的大部分条款内容。

按照胡塞武装的说法,2020年11月双方签订的协议中,除了同意联合国派遣小组对“萨菲尔号”进行勘察以外,还包括对“萨菲尔号”进行维修的相关条款。但联合国方面却以时间和资金不足为由,将大部分已商定的紧急维修工作排除在外,仅保留了勘察评估工作,并拒绝向胡塞武装提供正式备忘录。

6月2日,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史蒂芬·杜加里克回应表示,对胡塞武装的声明感到失望。他指出,胡塞武装的确多次强调对于这艘船的全面维护,但联合国方面也已多次明确表示,没有明确的勘察和公正的评估之前,联合国无法做到这一点。因为“油轮是一个危险的地方,联合国需要在开展任何重大工作之前准确了解正在处理的事态状况”。联合国近期一直就此事与胡塞武装进行沟通,试图弥合理解上的分歧,但仍未能达成一致。

问题是,各方一天不达成一致,“萨菲尔号”油轮和船上的110万桶原油就会多漂浮一天,而危险也会一天比一天更靠近。红海还能等吗?

监制丨穆莉

制片人丨席罗曦 李超

记者丨朱云翔

编辑丨许谦

标签:

上一篇:上一篇:石河子油价还会涨吗(石河子油价调整最新消息)
下一篇:下一篇:如何查看油价变化(怎么提前知道油价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