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油价的历史现象(柴油都有负多少号的)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陈姗 原油“雪崩式”下跌再次上演,历史上第一次负油价诞生!

4月20日晚间,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价格罕见暴跌,跌幅超过300%,历史上首次跌入负值。盘中最低报每桶-40.32美元,结算价报收每桶-37.63美元。这意味着石油贸易史上第一次出现卖方必须向买方支付购买原油期货费用的情况。

与此同时,6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价格也大幅下跌超15%,收于每桶20.43美元。WTI 05与06合约价差超过50美元/桶,也创下了历史记录。此外,ICE布伦特原油06合约报价25.57美元/桶,跌幅也超过8%。

自1983年纽约商品交易所WTI原油期货上市以来,还未出现过如此极端的价格。原油史诗级暴跌表现背后有诸多罕见而复杂的因素,分析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最深层的原因则是原油供需基本面不断崩塌和全球原油胀库风险高涨导致的价格崩塌。

此外,在需求低迷、库存高企之下,5月合约创出“负油价”之后,投资者对6月交货的原油会否重走5月合约的“老路”也心怀担忧。

历史上首个“负”油价

WTI 05合约原油价格4月20日晚间连续刷新历史记录,在跌至4.31美元/桶时就成为国际油价1982年12月有历史记录以来录得的最低点,而-37.63美元/桶的结算价,更是让投资者惊呼“活久见”。据悉,此前芝商所(CME)曾表示5月美油期货价格可能为负,并提前进行了负油价的软件编译工作。

国泰君安期货原油研究总监王笑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总体来看WTI 05合约在期货最后交易日前由于多种市场利空因素和交易结构问题导致市场出现单边下跌的空头格局,甚至由于交割库“库欣”的库容问题直接在最后交易日的前几日形成了“空逼多”的格局,多种利空的共振导致油价出现了目前创记录的跌幅,而这种跌幅的背后则是原油供需基本面不断崩塌和全球原油胀库风险高涨的深层原因。

王笑进一步解释道,目前 WTI库欣交割库库容、全美商业库容甚至全球范围内库容都严重不足,在05合约仍有10万手持仓的情况下,库欣库容的严重不足将会导致多头无法接货,从而使盘面可以造成一个空逼多的情况。

在多头无法接货的情况下,空头有海量的原油可以交割到市场中,不管是上周创纪录的超过1900万桶增幅的库存还是沙特在四月份向美国大量出口的原油,都非常明显的显示出空头有足够的实力进行逼仓操作,因此,市场见证了WTI 05合约价格在20日晚间快速暴跌直到出现负值,这意味着将油运送到炼油厂或存储的成本已经超过了石油本身的价值。

东海期货研究所高级能化分析师李婉莹也告诉经济观察网,现货市场方面,全球的储油空间告急,对于一些抗风险性较小,业务单一的小型能源公司而言,储罐库容有限且存储成本过高,因此只能选择“负油价”售油。期货市场方面,5月合约即将到期,交易者只能选择平仓展期或收到原油现货,显然多头大多选择前者,恐慌情绪引发抛售踩踏,造成5月合约大跌。

“事实上,原油基本面确实非常疲软,且这种疲软超过了市场的最悲观预期。”卓创资讯分析师朱光明也对经济观察网分析称,油价“创记录”的低迷背后折射出两点,一是美国石油需求因封城而导致的锐减已经到了不得不重启经济的阶段,这从特朗普要求5月1日重启经济的表态就可以看出端倪;二是沙特与俄罗斯暂停开打价格战之后,虽然沙特提高了出口至美国的原油价格,但对美国页岩油行业的保护作用正在消失,美国大量的页岩油企业将会加速破产,市场化正在快速出清过剩产能。“供需严重失衡之下,原油库存不断累加,在临近库存极限时刻,历史性负值就发生了。”

历史会否重演?

5月合约创出“负油价”之后,投资者对06合约是否将重走05的老路忌惮不已。这也成为当下市场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朱光明对记者表示,后市应该关注需求端何时恢复以及美国是否会增加战略储备库等问题。

需求端何时恢复?朱光明分析道,面对新冠疫情,欧美和中国采取了截然相反的做法。中国的保守策略是舍弃第一季度经济,在严控疫情之后再重启经济,这类似于短痛的做法;而欧美在疫情出现拐点之后便重启经济,两者并行,类似一种长痛的做法。朱光明认为,欧美国家目前已经在为重启经济做准备,一旦重启之后,加之释放的大量现金支撑,报复性消费会出现。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WTI 05合约出现历史性负值,主要的原因是最后交易日临近交割,对于多头而言,交割面临高昂的物流和存储费用,选择平仓显然比交割更划算,因此不断平仓离场导致。

据此,朱光明认为,另一个关注的点应该是美国是否会增加战略储备库的问题。“增加战略储备库,一方面可以增加购买需求,另一方面可以增加库容,存储更多原油,以缓解当前无处可存油且存储费用过高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OPEC+产油国们最终就联合减产达成一致。根据协议,这次减产采取递减式,分为三个阶段:自5月1日起减产970万桶/日,为期两个月;自7月1日至12月减产770万桶/日;自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减产580万桶/日。调整的基准是2018年10月的产量。协议有效期至2022年4月30日,但将在2021年12月重新核定。

朱光明海认为,除了美国市场的情况,对于沙特与众多产油国而言,特朗普更是在无奈之下宣称暂停进口沙特原油。OPEC+产油国减产将从5月1日开始执行,被动减产已经在路上,更多的产能退出之后,原油市场将会重新平衡。

与朱光明观点不同,李婉莹表示,6月合约将会在5月19日到期,届时疫情拐点若仍未出现,持有该合约的交易者又将再度面临“高成本展仓”和“实物交割”两难困境。

李婉莹分析称,5月份,各大产油国即将开始联合减产,但从最近两次能源会议来看,产油国内部的分歧与竞争依然明显,让市场再次担忧OPEC+的减产实际落地情况。此外,以活跃油井产能去化一半来计算,美国原油产量或下降200-300万桶,即便叠加OPEC+的减产努力,仍旧难以对冲需求阶段性下滑2000-2500万桶/日带来的负面影响。因此,李婉莹表示,疫情仍处发酵期,目前美欧部分国家准备复工复产,但对需求端的提振将呈现滞后性,对未来一个月的油市持谨慎悲观态度。

王笑也认为,当前 05合约面临的问题如果在 06合约交割前(将在10天内进行结算)仍未能够解决的话(胀库、需求极差),那么 06合约也将面临当前 05合约暴跌的风险。

会否波及国内市场?

那么,外盘原油如此极端的暴跌会否波及国内上海原油市场?

记者注意到,4月21日早上开盘,上海原油期货跌3.95%,报开233元/桶,截至发稿,最低下探至229.4元/桶,并未出现较大跌幅。

王笑对记者表示,外盘原油暴跌短期内对上海原油影响有限,上海原油市场并未如WTI一样拥挤。但他也提醒,在上海原油及其他的能源化工品种上也看到了同样的胀库风险,这种风险被触发的可能性在增加。

李婉莹认为,“负油价”显示出当前油市疲弱的基本面,对内盘能化品种影响偏空。据其介绍,近期上海油市场调整仓储费,且伴随海运费回落,内外盘价差将进一步压缩,近月合约下行压力增大,近远月价差走阔。“建议投资者不要轻易尝试‘抄底’,合理控制仓位,未来需要重点关注各国复工情况与疫情发展。”

王笑也表示,目前能化市场随着上游原油期货及现货定价的混乱,导致市场的波动巨大且纷杂,建议投资者谨慎参与市场,更加深入的了解市场交易规则和交易逻辑,同时理性选择交易工具对自己的交易头寸进行保护,理智看待市场的变化。

【专题】“负油价”来了 抄底吗

标签:

上一篇:上一篇:返鄕石油油价(油价国际油价最新价)
下一篇:下一篇:中国油价能引进美国炼油吗(中国引进的美国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