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个新暴利生意

揭秘1个新暴利生意插图
 
文 | 韩希言
“中国正畸第一股”“牙科茅台”正式登陆资本市场。 6月16日,隐形矫治解决方案提供商时代天使于港交所上市,首日收盘涨131.79%,总市值664.89亿港元,盘中市值一度高达800亿港元,成为年内港股第二火爆IPO。 时代天使受投资者追捧,是隐形正畸这个黄金赛道的一个缩影。数据显示,隐形正畸的市场规模可能达到1000亿元左右,并且行业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3.1%,大片蓝海等待从业者挖掘。 隐形正畸的赚钱程度更令人咂舌,兼具医美和牙科两大吸金属性,使得它成为一门暴利的生意。隐适美与时代天使两大行业龙头的毛利率都高达70%,有从业者对铅笔道表示,即便是行业的普遍水准,毛利率也有50%以上。 净利润也维持在较高水平。比如时代天使在拥有较高毛利率的同时,净利润率接近20%——但利润空间被销售及营销、管理等支出所侵蚀。 在从业者看来,业内大多品牌都采取“轻研发、重营销”的模式,为的是趁着市场尚处于早期阶段尽快跑马圈地。 目前,国内的隐形正畸赛道面临激烈竞争,加上专业正畸医生资源短缺的局面,上市并不等于跑到终点,时代天使们还没到刀剑入库的时候。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掘金千亿隐形牙套生意
时代天使IPO的火爆,再一次证明了口腔正畸生意的生命力。
据灼识咨询的报告显示,中国正畸市场以18.1%的复合年增长率从2015年的34亿美元增至2020年的79亿美元,并预计以14.2%的复合年增长率在2030年增至296亿美元。此外,中国正畸案例数目以18.1%的复合年增长率从2015年的160万例增至2020年的310万例,并预计以12.0%的复合年增长率在2030年增至950万例。
隐形正畸更被业内看做是口腔正畸的未来。90后颜值经济时代到来后,口腔健康和牙齿美观问题获得了年轻消费者越来越多的关注。与此同时,互联网医疗应用的普及,正畸技术的进一步数字化,隐形矫正也为口腔正畸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
美观、舒适、便捷,在种种因素影响下,金属牙套逐渐被冷落,隐形正畸这片蓝海市场正在被逐步开发。国元证券表示,中期维度来看,按照终端零售价,隐形正畸的市场规模可能达到1000亿元左右。
除了市场规模外,隐形正畸行业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3.1%,远高于整个正畸行业的平均水平,这无疑是个等待从业者挖掘的黄金赛道。
国内隐形正畸市场呈现出“双寡头”的格局。目前,中国的隐形正畸解决方案市场高度集中,按2020年的达成案例计量,前两大市场参与者的市场占有率总计为82 .4%,隐适美与时代天使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1.4%、41%。
除了“双寡头”外,其他的隐形正畸厂商们在国内遍地开花。根据国元证券研究所的统计,自2006年由时代天使研发的首款国产隐形正畸器医疗器械注册证颁发以来,隐形正畸器注册保持持续新增态势,目前现存的注册证共计125张,分别由104家公司持有。
在追逐风口的路上,资本和创业者从来不落后。在口腔变美经济成为潮流之后,有相关创业者表示,在资本端,以前只有专注医疗行业的VC或者一些VC里的医疗小组在看这类项目,比如时代天使的控股股东松柏投资,就是一家专注口腔产业投资机构,但现在很多消费领域的VC也在疯狂扫这类项目。
在创业者端,一些口腔全科医生、儿科口腔医生,或者与牙科完全无关的医美机构,还有一些其他行业的人也开始来做正畸。
数字化牙齿矫正方案提供商微适美的创始人南哲此前对铅笔道介绍,从筹备到真正创办项目,他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因为前期要做对国内正畸病人的构成的研究,对正畸流程标准化梳理等工作。“可是等把这些必要工作做完后他发现,很多从业者什么前期工作都没干,就能闯进行业里来。”
高毛利 重营销
让人趋之若鹜涌入隐形矫正赛道的原因,正是它令人咂舌的赚钱程度。隐形正畸兼具医美和牙科两大吸金属性,不愧是一门暴利的生意。
从时代天使的招股书中可以窥探这门生意的一角。
首先是高售价。目前,时代天使已上市四款隐形正畸器,包括时代天使标准版(平均售价7600元)、时代天使冠军版(9600元)、时代天使儿童版(8700元)及COMFOS(5500元),不过官方建议零售价格分别为3.2万元、4万元、2.6万元以及2.4万元。
隐适美价格更加昂贵,通常是4-8万元。相比较下,隐形正畸是金属托槽正畸价格的2-6倍。高昂的售价让很多用户望而却步,很多机构也顺势推出过“正畸贷”等产品。
其次是高毛利。时代天使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时代天使的营收分别为4.88亿元、6.46亿元、8.1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818.6万元、6766.5万元、1.51亿元。
这三年毛利率逐年上升,分别为63.8%、64.6%及70.4%,2020年时代天使毛利率提升至70%,净利率也提高至26%,ROE超过30%。
高毛利不是时代天使与隐适美两大行业龙头的专属。
有业内人士分析道,矫正牙齿行业尚属于成长期,市场需求迅速扩大。并且市场处于卖方市场,拥有定价权,所以行业毛利较高。
“即便是隐形矫正行业的普遍水准,毛利也有50%以上,产品成本只占到整套解决方案的20-30%。”南哲对铅笔道透露。
净利润也维持在较高水平。
比如时代天使在拥有较高毛利率的同时,净利润率约20%。其利润空间被销售及营销、管理等支出所侵蚀。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时代天使研发费用分别为0.5亿元、0.81亿元和0.93亿元,占同期营收比重为10.3%、12.5% 及11.4%。期内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0.81亿元、1.23亿元、1.49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16.7%、19.0%、18.2%,研发费用远不及销售及营销费用的支出。
一位从业者对铅笔道表示,业内大多品牌都采取“轻研发、重营销”的模式,为的是趁着市场尚处于早期阶段尽快跑马圈地。
目前,国内的正畸赛道已经开始面临激烈竞争的局面:一边是国外高端品牌隐适美、Straumann、DentsplySirona、3M等在虎视眈眈盯着中国市场;另一边是诸如正雅、美立刻等国内的品牌后起之秀正饥饿抢食牙科市场。
时代天使也在招股书中坦称,公司经营业务所处市场高度集中且竞争激烈,“如果公司未能成功竞争,可能对公司的前景、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竞争之下有些企业似乎偏离了初心。
目前的行业状况是,尚无衡量口腔正畸医生专业程度的统一标准,只要有医师执业证书便可作为正畸医生上岗。另外,还有一些开设口腔正畸项目的医疗美容机构走的依旧是以往“兜售”等医美产品的老路子,对患者进行首次正畸面诊的是机构咨询师而非正畸医生。
这一度造成了非专业非规范操作的“口腔美容”商业乱象,加上信息渠道碎片化,给真正有正畸需求的用户带来了辨别和选择上的困惑。
上一篇:上一篇:微信运动时而有时而没有(微信运动开启了为啥不计步数)
下一篇:下一篇:国潮护肤品牌“起风”了